一时爽与火葬场

非常驻型异变体火葬场↓
CP杂食,慎FO
禁止无授权转载任何图文
包括站内

祝自个儿生日快乐,也是占个格儿后续补上内容替换。

【生贺/本宣一宣】弹丸论破v3 天海兰太郎×王马小吉 中心图文合志

耽误大家一点时间看看我们的本子!!!很良心的!!!微博有抽奖活动详见微博链接在此

Lar方块:










小总统生日快乐,世界都在你的手里!
图书馆的[世界]之中明暗相对——Welcometo [LiArary],开始与终结的故事。
【新弹丸论破v3天海兰太郎×王马小吉中心图文合本】一宣
staff:
主催:Lar
设计:Maryko @-FeSO4- 
封面:最最
文组:Lar 烧瓶 @内容物不明的烧瓶  献晓 R 橘森 秋泽 朝木 山下 火葬场 @一时爽与火葬场 
图阵:(漫画)still @ST ILL 治外法权 @治外法权  星星 茶兔(插图)一堆草 咔咔 @咔咔  Maryko 治外法权 没戏 茶兔
校对:亚利 星焰
排版:可玲
发售渠道:网络通贩+暑期漫展场贩
详情请继续关注。敬请期待,感谢支持!

小吉生日快乐!!!先占一下回头生贺写了替换内容。

【天吉】吸血鬼paro(剧情脑洞)

( •̥́ ˍ •̀ू )大家好我是翻译君,天呐我这机翻体……羞耻,总之感谢阅读!好吃都是毛毛脑洞好,难吃都是我翻的差!

-FeSO4-:

角色设定在 → 这里


首先感谢 @一时爽与火葬场 帮忙翻译!


原文是用辣鸡英文写的。 感谢火葬场桑帮忙翻译还帮忙改好看了这么多☆


有的部分随随便便就略过了,有的地方详细地写了…总之我写得一点也不认真,看看脑洞就好w








那对被从别处放逐来此落户的青年,王马小吉和天海兰太郎,一个是臭名昭著的毒贩,而另一个则是年轻俊美的贵族,很快就成为一时话锋的焦点人物。各种各样的传言在镇子上兴起,可是真相却始终不为人所知。居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罗列下来也不过四点:第一,毒贩被莫须有的罪名指控谋杀,并且已经被处决;第二,那个拥有许多追求者的年轻贵族,虽然看上去十分乖巧,却犯下了无法被原谅的罪孽;第三;大贵族入间美兔,已经死亡;第四,当局试图隐瞒一些不为人知的重要信息。




梦野秘密子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她老朋友的消息了。自从他开始那怪诞的计划以后,她再没和他说过话。她不同意他的所作所为,甚至为此和王马断绝关系。因为她发现王马居然在非法出售贵族血液。从那以后,他就人间蒸发了,秘密子甚至怀疑,王马小吉此人是否真的存在过。在断绝联系以后,她所了解到关于王马的唯一消息就是,她的朋友夺走了另一个人的生命,并且为此他将付出同样的代价。




---






嘛,实际上事情是这样的……






---


 




白银正在计划些什么,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还没有深入考虑过这个。反正……由于她的资源并不充足,掌握的技术也不足以支持她去实施她的计划,她去请求了入间,并且对方也答应给予她帮助。这就是关于实验的全部秘密……


 


入间正在研制一种能让吸血鬼在阳光下行动的特殊药剂。而王马则是她的小白鼠。他是第一个接受此药物的实验者,并且入间需要他的血做进一步的调查。但她无法做到无中生有,所以王马得以用此作为筹码和入间做了一笔交易。王马将提供自己的血做实验,继续做入间的小白鼠。但作为回报,入间也必须提供自己的血给王马,并被王马以高价卖给别的普通吸血鬼谋取暴利。(对普通吸血鬼来说,贵族的血液类似于毒品,但成瘾性不强)



一切都很顺利,直到某天的一场事故导致了灾难的开始。






王马不小心打碎了装血的瓶子,并在打扫的时候无意间尝了尝手指沾上的血液。




这时候他意识到了入间的血是多么的美味,以至于无法阻止自己想要得到更多的欲望。他喝完了自己储存的所有血液但仍不满足,于是以“缺货”为由(虽然的确是缺货)去入间的秘密实验室见她。



入间在最近的实验中刚刚发现了药剂的副作用:使用了药物的吸血鬼无法免疫贵族血的成瘾性,这意味着他们应该被严格禁止接触贵族血。





她见到了王马,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。入间请他进屋,并为他拿来了小瓶的血。



“喂!本大爷在这警告你!你应该远离那……”



一阵天旋地转,当入间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,王马压在她身上,并死死钳住了她。他的双眼失去焦距,完全失去了理智,仅剩下对血的渴望。他咧出锋利的牙,唾液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入间的脸上。


 


“入间酱的血…想要…想要更多……”




太迟了。

这是入间美兔陷入永远无法醒来的沉睡之前最后的想法。


 




---




后来,有人找到了王马小吉颤抖的身体,以及入间美兔的尸体。




---




在天海不知情的情况下,紬给了他一罐入间的血。而天海并没有多加怀疑就喝了下去,这直接导致他触犯了禁忌。天海犯下的“罪”被下了诅咒,并被放逐到人间。因为诅咒的关系,天海无法饮用人血,所以他的最终死亡惩罚就是在人类世界独自生活。




---




公民误认为天海和王马是共犯,更有甚者认为天海就是血液提供者。




---


天海在人类世界无家可归的游荡着。他最终来到一间仓库当做避难所,随后就听到了仓库内传来的声响。


天海找到了在地上哭泣的王马。




【↓下面这部分我有画所以没详细描述…之后大概会放出来☆】






“呜…大哥哥是贵族吸血鬼吧…我只是被他们下了毒扔下来,没什么地位的小吸血鬼哦……但如果你可以行行好,可怜可怜我,为我松绑的话,我会十分乐意报答你的……”




天海为他松了绑,随后就被王马攻击了。为了自我保护,天海抓住了王马的头,把他推向了后方的箱子。


随后,王马说:“嘿嘿…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…”


“我只是为了解毒而吸了一点……你的…血……罢了……”




天海看着他的眼睛,意识到这位吸血鬼完全不正常,于是就把他又绑起来了……




总之最后他们互相同意了为了生存而给对方提供自己的血液。




---




而且他们还找到了合适的住处(也就是最原家)并住在了一起。




---




【之后除了发图之外还会发一次日常篇w】


感谢阅读~



请不要无授权转载我的任何图文,包括lof站内转载,谢谢。

从冲压机的运作方式来说,被压死无疑是最痛苦的死法之一了。

撇开缓缓下压时给人带来的心里恐惧不谈,首先你的鼻梁会被压断,紧接着会覆上整个脸,以及触及到胸部,压断踝骨,整个脚会被迫成芭蕾姿势,一直持续到它们连着被腿骨一起压碎(如果是正体平卧姿势)。压力作用下,胸骨被折断刺进肺(运气好的话可能会刺进心脏),想象一下你一呼吸发现都是血的可怕情景,你会开始窒息,不过,很快就连呼吸也也用不着了。

接下来就是最恐怖和痛苦的时候,首先你的上下颌骨和颅骨会被压碎,你可以尝到满嘴的血,骨头,碎肉。破碎的颅骨会扎进大脑,眼球则从崩开的眼角漏出去或者直接碎在眼窝里,你甚至可以听到它们碎裂的声音。

事实上在颅骨破碎以后,死亡就变得唾手可得。扎入大脑的碎片破坏中枢神经,你会开始抽搐,或者失去感觉,失禁是必然的。从这开始将感觉不到痛苦,并且因为丧失呼吸能力在被压成肉酱之前就先窒息而死。但这不能给人带来什么心理安慰。

这就是慢速压杀的全过程。
珍爱小吉,从你我做起。

【天吉】乡土爱情故事

Warning:
一时爽摸鱼,内容和题目一样土,没有潮男和搅屎棍,一个农村来的天海,一个活在传说里的小吉,欧欧西,流水账,不要看。




初夏的天,闷闷地热起来,暑气就和蚂蝗似的恶心,黏在制服上变着法儿的想往里钻。闷得人一身汗,诶,更难受了。

粘粘的湿湿的,像走了气的碳酸饮料。

天海还算个好学生,在学校里不敢造次,去学着不良油里油气的穿校服——家里那根捣衣棍,可不是摆在那说着玩的。但要是回了家,那也离上天不远了。天海家里并不算宽裕,他妈太能生了,上下十五口人,直到他上了国中才消停,现在糊口都是个事儿。

这样的家庭自然出不起钱给孩子置什么好衣服,好在男孩子糙,也不在意这个,放学以后扒掉裹得严实的校服,换了汗衫大裤衩就跑出去,撒野似的疯。到这种时候男孩子们反到不怕热了,晒到天黑才回家,整个人都要掉好几个色度。

不过天海晒不黑,但是其他人也不羡慕,谁管这娘么叽叽的矫情事。可劲儿疯呗,时间是拿来挥霍用的。偷瓜黏蝉掏鸟蛋,啥事没干过啊。

“天海,听说废厂房又开始闹鬼了。”熊孩子A说。当下正是月头,孩子们手里攥着几枚刚捂热的铜板凑一块。寒碜得买上几根烤串一罐啤酒,蹲在马路牙子上倒也吃的津津有味。

小孩子能喝个什么酒,一听啤酒在手里兜兜转转。几口下去酒喝完了,人也醉了。天海舔舔嘴角粘着的辣椒油晕乎着应下,他也有点上头。

“走啊,探险去。不就是闹,闹鬼么,嗝儿…怕个屁。”

酒壮怂人胆,一群小屁孩丢了满地竹签就这么晃晃悠悠地上了路。

厂房在镇子西边一片偏僻地上,兴说是之前出过事,死过人,就空下来了。但别说这地界还真有几分邪乎,哪怕是暑夏气节,从这窜上一遭也都凉飕飕的。孩子们翻过破铁丝网往里走,那厂房就在半山腰。白铁皮的,扎眼得紧。

越往里走草长的越深,几乎都要没过头,熊孩子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。这冷风吹得酒早醒了大半,他们心理毛毛的,提高音量互相吆喝着壮胆。没过一会,咦,天海呢?

这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扯着嗓子嚎了一声,“天海让鬼给吃了!”孩子们便齐刷刷地哭爹喊娘地往回跑,间或还掉了几只拖鞋。

那被鬼吃下去的天海呢?这混小子正窝在草垛里偷着乐,他安稳伸了个懒腰,慢吞吞从里头爬出来拍掉身上的草梗往前走。

这大白天哪有什么鬼,他才不怕呢。

趁着天海赶路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来接着说那闹鬼厂房。自从那地方废下来以后,各种传言就没消停过。什么白衣服没脸的女人啊,会渗血的墙啊,里头住着吃人怪物啊。什么稀奇古怪玩意都有,隔段时间就更新,还不带重样的。

这穷地方也没什么娱乐,平日里天海就拿这些当故事听,听得多了发现无非也就这么些个套路,腻。但这次的不一样啊,这次的小清新啊,文艺啊。一看就和那些杀人吮血的妖艳贱货不一样。

外面都是这么传的,这厂房里来了新鬼,喜欢恶作剧但不伤人,唱歌还贼好听。

天海才不说自个儿早就有意思,奔着这有点不一样的鬼来了。

他这一路蹦哒,心态和刚谈恋爱的小年轻似的,天是蓝的草是绿的,那个不知道男女的鬼是他天海兰太郎一个人的。

“更け行く秋の夜旅の空の

わびしき思いにひとりなやむ”

等真到了跟前天海反而踌躇起来了,他扒着门,直把耳朵压在上面偷听,一些细碎的歌声从对面传过来。小孩子的声音难辨雌雄,只像猫尾巴似的骚在天海心尖儿上,痒痒的。

只有他一只鬼多寂寞啊,我要去陪陪他。为了让行为正当化,他给自己的行动找了个理由,然后兴冲冲推开那扇生锈的大铁门。

我的妈啊。天海想。

他那空洞贫乏的词汇量,并不能支撑自己完整的表达感想。天海有很多话,却又没有话要说。嗯嗯啊啊了半天,最后在脑子里汇成一句粗俗爆了的傻话。

“真他妈的好看。”

哪有鬼长成这个样子的呢,男孩的衬衣白的发亮,一头没见过的漂亮紫发有些不安分的向上翘。他就高高的坐在那,手里打着拍子唱歌。最重要的是那个男孩是有影子的——鬼没有影子。

他和他对视,看到男孩眼睛里亮晶晶的溢满星星,他对他笑,该死的,迷人的,掺了蜜似的小骗子的笑。

尽管天海兰太郎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迷人,但他已经停止思考,那还不能理解复杂事物的小脑袋瓜里塞满了脏话和赞美。

这才不矛盾。

这叫一见钟情。

虽然天海不信这个。他总是自诩成熟,认为言情小说里那些浪漫都是女孩们才会憧憬的东西。但他不能否认——

“这他妈的就是爱情吧。”

BTC.




注:
在日本未成年不允许饮酒,商家也不允许向未成年出售烟酒。我只是单纯恶趣味。
不知道日本乡下什么样,全按着自个儿小时候写的。
小吉唱的是《旅愁》,调子大家都熟,长亭外古道边那个。
标的是btc但是更新的机会很渺茫,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诡异的萌点。

妈妈!有天使给我配图啦!风暴哭泣.jpg

一条黑曼巴:

@一时爽与火葬场
给火葬场太太的【嘘つき】的图wwwwww

可惜没有看过心理测量者……百度了半天普通的画了西装【。】

521还没过!表白一波XDDDDDD
感谢火葬场超棒的文!!比心!

一个天吉的脑洞

码个梗,写完了就删。
陷入恋爱脑只想给这对儿发糖
齁死了不要看




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线世界轴,反正小两口已经确定关系了。

他们去旅行,地点在爱琴海边一个不知名的小镇。他们在小镇里瞎逛,跑到民宿里找好吃的,路过白教堂就溜进去假装将要结婚的新人宣誓,小吉会和天海演戏。“戒指都没有接什么婚啊。”然后天海会变戏法一样摸出一枚看起来不贵但是很精致的铜质戒指。“刚才路过一家店,觉得很好看就买下来了。”他这么解释。

到了晚上他们就拎着鞋,赤脚在沙滩上散步 ,走累了就坐下来看星星,然后在星空下交换一个绵长的吻。

没了。就是想吃糖。太ooc了不敢打tag自己乐。

请假

参了天王天的合志!虽然只是去打了个短篇酱油但稿子还是要认真写的←
消失一个月左右,间或(可能)会更新一点短篇。
都不更新了留着我干啥呀赶紧取关吧.jpg